石图读吧第138期朗读文章 https://milkaddict.com https://milkaddict.com/News/2020-06/1277483.html 两个梦  顾城在温暖的森林里,有棵大蘑菇,大蘑菇天天教导身边的小蘑菇。你听,这会儿她又开始说啦:“外边可怕极了!那么热的太阳,会把你晒干;那么冷的冰霜,会把你冻僵;还有雨水会把你冲走,冲到没有底的海里去;还有不讲理的风……” 说到这,她叫了声:“乖乖呀!在路上,谁走过都会踩着你;在田里,有坏孩子来摘你,把你掐断;还有,还有冰雹、雷电、虫子、老鼠……呵!” 大蘑菇被自己讲的吓坏了,停了好半天才接着说:“所以,我们这儿最好了,什么都好——早上有露水喝,有无数大木墩可以住;有上千岁

石图读吧第138期朗读文章


两个梦  顾城

在温暖的森林里,有棵大蘑菇,大蘑菇天天教导身边的小蘑菇。你听,这会儿她又开始说啦:“外边可怕极了!那么热的太阳,会把你晒干;那么冷的冰霜,会把你冻僵;还有雨水会把你冲走,冲到没有底的海里去;还有不讲理的风……” 

说到这,她叫了声:“乖乖呀!在路上,谁走过都会踩着你;在田里,有坏孩子来摘你,把你掐断;还有,还有冰雹、雷电、虫子、老鼠……呵!” 

大蘑菇被自己讲的吓坏了,停了好半天才接着说:“所以,我们这儿最好了,什么都好——早上有露水喝,有无数大木墩可以住;有上千岁的老树公公保护我们,风和太阳光别想进来捣乱;松鼠和猕猴叔叔还送来果壳、果皮;还有青苔的丝绒床,落叶的被子……最好了,呵……” 

大蘑菇陶醉了:“睡吧,小乖乖。” 

被叫做小乖乖的小蘑菇不仅睡着了,而且做起梦来。梦是抽象的,像一道算术题: 外边儿=晒干+冻僵+被踩+被掐+被砸+被药=不能去

咱这儿=有喝的+有吃的+有住的+保险=最好的 

…… 

森林是温暖的,小蘑菇再也没有醒来。 

 

二 

 

在一个翠绿的小土丘旁,有一株蒲公英。她金黄的花冠已经褪色,结满了毛绒绒的种子,看着怪痒痒的。

这天,黎明的色彩刚刚浸透东方,银亮的星星海在闪烁,蒲公英就开始呼唤睡觉的种子了:“好孩子,醒醒吧!你听,云雀姐姐已经在唱歌了,晨风姑姑正在小河边洗脸呐;你们该起来啦!”

孩子们醒来了,她指着说:

“你看,河那边有好多冒白烟的红屋顶,那叫村庄,特别大的就叫城市啦。大的城市大多在河边,河里有好多爱做客的船,他们捧着一捧捧浪花,不停得跑来跑去,去拜望所有码头,就像蝴蝶去拜望一个个花园一样。在大河的尽那边,就可以看见大海啦,蓝蓝的,无边无际,海里有各种各样的鱼,海中间有各种形状的岛;在大海的尽那边,呵,海也是有边的,还有大片大片的陆地、田野、山、城市、村庄……”

孩子们听了非常兴奋,蒲公英又鼓励道:“飞吧!孩子,不要害怕,你们不会孤单,云雀姐姐会帮你们找路,晨风姑姑会帮你们躲开泥潭;飞吧!孩子,不要贪玩,不要贪恋那好看的街道和花砖平台,只有在平凡的土地上,你们才能生长;飞吧!孩子,不要舍不得妈妈,我的好孩子,勇敢的孩子……”

种子,张开湿润的眼睫,展开纯白的羽翅,飞去了……

在透明的天空中,他们看着、想着、飞着……

他们不留恋沉睡,他们去寻找一个更美的梦境——那就是未来。

 

 

曹文轩:《寻找一只鸟》节选

 

羽片儿会说话时,发出的第一个单词并不是“妈妈”而是“爸爸”。

那天,妈妈抱着他站在这座高原小镇背后的空地上,正眺望着远山,羽片儿却不知什么时候已在妈妈的怀里仰起头来看天空了。春天,山风一直轻柔地吹着,天空蓝汪汪的。白色的,乳白色的,灰色的,淡灰色的云,东一朵西一朵,有浓有淡地飘在西边的天空。羽片儿一直看着其中一朵青灰色的云。那朵云最大,也最浓,并且正在一边翻滚着一边向他和妈妈的头顶飘来。他的眼睛很大,很黑,很亮,滴溜溜的转动着。其它的云朵,好像是那朵青灰色云朵的随从,都跟在它的后面。多少年后,当羽片儿在寻找爸爸的路上看到一片蓝色的大湖,见到后浪赶着前浪的情景时,居然朦朦胧胧地想起了这一天的天空——羽片儿的记忆永远是个令人不可思议的谜,他甚至能向妈妈和外婆回忆他一岁时的记忆。

羽片儿一直看着那朵云,随着云朵向他和妈妈的头顶飘来,他的的头也越仰越高。

那朵云的后面有什么秘密吗?

看着看着,一只体型巨大的鸟,双翅展开,从那云朵中飞了出来——不是一下子飞出来的,而是逐渐飞出来的。当双翅扇动时,它身边的云,仿佛是一团青烟被巨大无比的扇子扇动,在它身体周围不住地翻涌着。

那时,妈妈还在看远处的山。

“爸——爸——”

妈妈一惊,仰头看着趴在她肩头的羽片儿,只见他用胖嘟嘟的小手一动不动地指着天空,两只眼睛亮得像黑暗中的彗星。当她顺着羽片儿的手指望去时,那只大鸟正被汹涌着的云浪包围着。

“爸——爸——”

羽片儿的眼睛定定地看着那只即将消逝的大鸟,举在空中的胳膊和手指,像一根光秃秃的树枝。

从这一刻开始,妈妈的眼睛也一直看着天空。

那只大鸟消逝在了云朵里。

来自西边的风越来越大,天空的云朵在不停地变幻和融合,那些本来各自飘动的云朵,这会儿是自己,又不再是自己了,而那朵一直向他们头顶飘来的青灰色的特大云朵,却永远还是它——它也变幻着,但只是自身的变幻。

那只大鸟又飞出了云朵。

“爸——爸——”

羽片儿的声音很大,并且吐词十分清晰,好像这一声“爸爸”,已经叫了好几年了——而那时,羽片儿实际上才一岁。在此之前,妈妈也没有教过他“爸爸”,而只教过他“妈妈”。

那云朵的背后是被遮蔽的太阳,当大鸟穿出云朵时,一束金色的阳光犹如箭壶中的箭,从被它穿破的窟窿里“嗖嗖”射出,那只一直与云融和在一起同样也为青灰色的大鸟,瞬间变成了金色的大鸟。它的双翅展开时,显得威风满天。当双翅扇动时,被打断的金色光芒,宛如闪闪发亮的钻石,散落了一天空。

那一刻,妈妈的心被什么震撼了,紧紧地抱着羽片儿,目光迷离地一直看着大鸟。

“爸——爸——”

羽片儿的手指始终指着大鸟。

妈妈指着大鸟,跟着羽片儿说:“爸——爸——”

羽片儿:“爸——爸——”

妈妈:“爸——爸——”

大鸟一会儿在云里,一会儿在云外。

云朵好像越飘越高。随着云朵的东移,他们的身子随之在慢慢地转动。风又渐渐减弱,大鸟的速度明显地快于云朵飘动的速度,不一会儿,就将一直笼罩着它的云朵抛在了身后。当大鸟飞临他们的上空时,仿佛发现了地面上有让它感兴趣的什么,出乎意料地在他们头顶盘旋了两圈,然后才一直飞向东方——东方也是山。

羽片儿的手随着大鸟的远去而越来越低……

大鸟渐飞渐小,后来成了一个小小的黑点。最终,连黑点也消失了,天空就只剩下了无声的云朵。

“爸——爸——”

羽片儿的眼睛还在看着黑点消失的地方,声音几乎成了小声的念叨。

“是呀!羽片儿的爸爸是一只鸟。”妈妈对羽片儿说,她的眼睛也一直望着黑点的消失的地方。从此以后,羽片儿会经常抬起头来,痴迷地仰望天空……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