石图读吧第140期朗读文章 https://milkaddict.com https://milkaddict.com/News/2020-06/1278681.html  中年人一定是大人吗? 张曼娟   压力如山一般大,这就是中年人的处境。这就是我为什么想要写一本跟中年人说情话的书。  我觉得中年人真的很辛苦,尤其你是一个有感情,愿意负责任的中年人,其实是非常辛苦的。

石图读吧第140期朗读文章


 

中年人一定是大人吗? 张曼娟

 

  压力如山一般大,这就是中年人的处境。这就是我为什么想要写一本跟中年人说情话的书。

  我觉得中年人真的很辛苦,尤其你是一个有感情,愿意负责任的中年人,其实是非常辛苦的。

  这本书分为三个部分。第一个部分是“通往大人的路”,这些年在日本开始流行一个叫做“大人学”的东西,就是不断地告诉你,到底怎么样才能成为一个大人?

  以前我都以为大人是老人的意思,后来发觉大人其实有更好的意义,就是他是一个人格完整、性格成熟、而又独立的人。

  不要以为我早就超过二十岁,早就独立了,其实在我们身边有很多人,他可能活到八十岁,九十岁,但他并没有独立哦。他不相信靠他自己可以活着,所以他必须要去攀附很多人,攀附他的儿女,攀附他的子孙等等之类的,所以年龄跟大人并不能成其为一个正比。

  我很喜欢孟子里的一句话,大人者,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。

  很多人会以为,大人其实是一些很圆滑的人,其实并不是。

  我觉得所谓的大人就是虽然他有足够的承担力,对这个世界有足够广阔的包容力,但同时,他是一个充满了好奇心的人,他也是一个充满了热情的人。一旦你失去了好奇心和热情,其实活在这个世界上剩下的只是数日子而已,所以我到底还有几天啊,我什么时候才能走完我的人生。如果你仍然充满了好奇心和热情,那么不管你到了什么年纪,你都是一个充满了活力的人。

  年龄这个问题是我们没有办法去改变的,但是我们怎么活?是我们可以自己决定的。只要不可逆的病症还没有来捕捉着我们之前,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是自主的。所以我就在谈,到底大人是什么?

  我觉得大人呢,所反映出来的是由内而外的蜕变。

  首先要讲做自己。我每次在我的脸书上贴到做自己,就会立刻有很多人觉得很不爽,被冒犯了,那最常被质问的就是,做自己真的那么重要吗?就算伤害别人也无所谓吗?

  我每次看到都觉得很惊悚,想说做自己就是伤害别人,“自己”是怪兽吗?是哥斯拉吗?为什么我一做自己就会伤害别人,我不懂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“自己”?这个“自己”到底是什么,很恐怖,为什么?

  我以前是很不做自己的人,因为我们从小就被教育要理解别人的想法,要了解你怎么样做别人会不开心,所以我从小就非常小心翼翼地要做一个不让别人不开心的小孩,所以我很乖。

  我是乖到什么程度呢?以前我有一段时间寄宿在一个亲戚家里面,那个亲戚本来就有四个小孩,再加上我跟我弟弟就有六个小孩,那个年代大家的生活都不好,所以其实日子都过的蛮辛苦的。我在寄宿的地方每天都很不开心。然后有一次我就听到我们那个亲戚的长辈对我的妈妈说,你女儿真的很乖,你知道她有多乖吗?她真的是我们最乖的一个小孩,不但做错事了你骂她,她会跟你说对不起,就算她没做,你以为是她做的,她没做,你骂她,她都会跟你说对不起。我妈听完后就决定让我离开那个地方,她就觉得这样好像也不太对吧?为什么我女儿要过这种生活啊?
  可是我真的在很漫长的一段时间,成长的过程中,我都是属于这种逆来顺受型,而且我觉得只要不要让别人生气就好了,所以我到底有没有受伤害,我一点都不在乎。

  当你不在乎你有没有受伤害的时候,其实你一定就会受很多伤害嘛。因为别人伤害你的时候,你也没躲开对不对?你也没有反击,所以别人觉得没关系,就一直伤害你。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是活在一种被伤害的环境之中,而不自觉说这有什么不对,所以我在念国中的时候被霸凌了一段时间。

  后来我真的花了很长的时间,去看其他人是怎么生活的。

  我前几天去上陈文茜的节目,然后她就问我:你书上讲做自己,她说做自己是什么?曼娟你告诉我,你除了剪了一个蘑菇头以外,你什么地方做自己了?

  然后我就说:诶,做自己这件事对我来说很重要啊。

  她说:我不懂,你们为什么不能做自己,我从小就是做自己,我没有一天不做过我自己。我就不明白为什么你就不能做自己?

  我说:如果我小时候觉得,如果做自己会伤害到其他我关心的人啊。我不愿意伤害他们啊。

  她说:我从来都不管这些,我那时候考大学要填志愿,我妈帮我填了一个我不喜欢的志愿,我非常生气。我就跟她说,我给你两条路走,第一件,在明天早上十点钟以前,你必须要帮我拿一张全新的、空白的志愿单给我;第二件事情,你必须在明天早上十点钟以前到学校来跟我忏悔道歉,否则我就不考大学了。

  我说:后来呢?

  “后来我妈就照办。”

  “嚯。”我心里想说:“如果是我的话,早就被逐出家门了,对不对?你这不孝女,我养你干嘛?”

  没有做自己这件事情,我花很多的时间努力想要做自己,什么是做自己?就是找到你自己内在真实的样子。我自己内在真实的样子是什么就是什么,我不要再去符合他人的期待,当然这件事情必须建立在你的自信心上。

  有些人生来就很有自信,有些人没有,有些人本来有自信后来变得没自信。我不知道我本来有没有自信,但是我知道后来我变得很没有自信,当我慢慢建立起我的自信心之后,我才把我的自尊找回来,我才渐渐敢于做自己。

  做自己呢,不管别人对他们的眼光和评价是怎么样的,他们知道他们自己是什么样的人,他们想要坚持他们自己的样子,然后他们就真的可以活得很兴高采烈的。

  中年,一定要找到生活的乐趣。很多中年朋友说,我不敢退休,因为我不知道我退休以后要干嘛,我不知道我想要做什么?每天睡到自然醒吗?很恐怖。其实你要找到你自己所喜欢的事,这个事情就可以让你一辈子都一直做下去,而且乐此不疲。

  其实我们常常觉得人生有很多匮乏,或者我们常常觉得人生有很多的愤怒,很多时候是因为我们真的没有真正看见自己,就是我们没有真正跟自己在一起。

  如果你已经拥有了你自己,你就会发现,哪怕你的手上好像一无所有,你也会非常快乐。

  当你自己不是你自己的时候,不管你拥有多少东西你都会不快乐,因为那都不是你自己的。你根本就没有自己,你有这些东西有什么用呢?

  希望你不管在什么年龄层,可能是预备走到中年,或者是中年,或者是已经过了中年,希望大家可以好好的,开开心心地跟自己在一起,没有什么事情是跟自己在一起,然后变成一个更好的人,更大的成就的。

 

初心 席慕蓉

 

  我一直相信,生命的本相,不在表层,而是在极深极深的内里。

  它不常显露,是很难用语言文字去清楚形容的质素,我们只能偶尔透过直觉去感知它的存在,像是从灵魂深处隐约传来的呼唤。

  总是在无法预知的时刻——或是从书页间的一个段落,或是在人生长路上的一处转折,那感动忽然来临,我们心中霎时充满了可能是伴随着刺痛的狂喜,也可能是一种神圣而又甘美得无法言传的战栗。恍如有种悲悯从高处对我们俯视,又恍如重逢那消逝已久的美好世界,那生命最初始的对一切美好事物似曾相识的乡愁。

  是相对忘言,是很可能一说即错的邂逅。

  因为,这感知的“直觉”,也是种很难去界定的东西。我们只知道它是与生俱来的本能,只能被激发,却不能去刻意培养,更不会随着年龄与知识的累积而增长。

  它是“初心”,是上苍分配给每一个个体的天赋,是让我们在恰当的时刻能够短暂地参透天机的触角;有人得到的多,有人得到的少,有人参透的范围很深很广,有人却只分得一处小小的角落。

  我想,我是属于后者。

  然而,即使仅只有一处小小的角落,我也常在那难得的时刻突然来临时慌乱得不知所措,更不会用言语去清楚形容,非得等到时间慢慢过去,等到自己逐渐安静下来之后,我才可能在灯下用文字来试着为那些已然消逝了的光影造像。

  我多么希望,在不断地衡量、判断与取舍之后,能够找到一种最精确的方式来表达出这种感动,以及我对于能拥有这种感动的生命的珍惜。

  这就是我所有的诗以及散文的创作动机。

  台湾的诗人向明说:“诗人越天真,写出来的诗越可贵。”我深以为然。“天真无邪”如夏日初发的芙蓉,可贵的就是那瞬间的饱满与洁净,但是,人生能有几次那样的幸福?只要是不断在成长着的人,心中就会不断地染上尘埃。读诗、写诗,其实就是个体在无可奈何的沉沦中对洁净饱满的“初心”的渴望。

  我逐渐领悟,这“渴望”本身,也能成为诗质。饱经世故之后的我们,如果能够在沧桑无奈之中还坚持不肯失去天真,恐怕是更为可贵的罢。正如同向明先生大部分的作品,最令人低回之处,几乎都是从这样的基调中出发的。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