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上李邕》 http://milkaddict.com http://milkaddict.com/shiciku/391279.html 大鹏一日同风起,扶摇直上九万里。
假令风歇时下来,犹能簸却沧溟水。
时人见我恒殊调,闻余大言皆冷笑。
宣父犹能畏后生,丈夫未可轻年少。

《上李邕》 隋唐 _ 李白


  • 时间:2018-01-19 13:30:19
  • 来源:本站发布
  • 作者:李白
标签:《上李邕》李白咏怀性情 李白|

《上李邕》 隋唐 李白


大鹏一日同风起,扶摇直上九万里。
假令风歇时下来,犹能簸却沧溟水。
时人见我恒殊调,闻余大言皆冷笑。
宣父犹能畏后生,丈夫未可轻年少。

作品赏析:
注释:
【扶摇直上九万里】扶摇,由下而上的旋风。《庄子·逍遥游》:“鹏之徙于南溟也,水击三千里,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。”
【簸却沧溟】簸,摇动,掀动。沧溟,海水弥漫的样子。这里指大海。
【恒殊调】恒,经常。殊调,不同的格调。这里借指不同的见解与态度。
【宣父】宣父,唐朝统治者给孔子的封号。
【丈夫未可轻年少】丈夫,年尊者。这里指李邕。年少,李白谦称。

诗词赏析

大鹏是李白常常借以自况的对象,它在李白眼中是一个带着浪漫主义色彩的、不凡的英雄形象。大鹏在庄子的哲学中是理想的图腾,李白常把大鹏看作是自己的精神化身。此诗前四句以寥寥数笔勾画出一个力簸沧海的大鹏形象,这是年轻诗人的自喻。后四句是作者对李邕怠慢态度的回答,充满揶揄讽刺的意味,巧妙地回敬了李邕的轻慢,显示出诗人的桀骜和少年锐气。对李邕的指名直斥,显示了“不屈己、不干人”笑傲权贵,平交王侯的李太白本色。

回到顶部